全部
搜索

吴晓灵:存款利率上限今明两年都不会放开

2013-07-24
201307月24日  财经网
 
        大智慧阿思达克通讯社7月24日讯,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吴晓灵周二晚在北京金融博物馆表示,存款利率上限是利率市场化最后一步,她认为今明两年都不会放开。
 
  吴晓灵称:“很多人都对存款利率的放开给予了很大的期望,我也觉得确实存款利率上限是利率市场化的最后一步,但是我认为短期之内,起码今年或者是明年,我觉得都不会放开。”
 
  吴晓灵介绍,过去一段时间,受制于国际市场利率太低,中国的央行不得不在一段时间内,保持了负利率,老百姓受到了损害。她觉得那是为了整个金融的稳定,如果中国金融整体上稳定的话,对老百姓的利益还是比他的那一点利息的损失要好一些。
 
  在正利率的情况下,吴晓灵认为国家存款的利率也稍微放慢一点放开有好处。其理由是决定配置资源的利率不是存款利率,是贷款利率,是资产利率,而资产利率已经放开了,不会影响金融配置资源的效率。
 
  另一个理由是,中国的商业银行、企业,微观主体的财务约束都不够。特别是金融机构,财务约束不够。一旦放开了存款利率上线,带来的必定是存款利率大战,看一看理财市场这个乱劲,就能够知道放开存款利率上线后的情景。而这对于金融机构的稳健经营不好,最起码要把存款保险制度推出来。
 
  另外,中国整个金融结构的扭曲是在于间接金融银行太强大,直接金融太弱太不够。所有的风险都压在银行身上,对经济的发展不利,对资源的配置也不利。如果以银行间接金融为主的话,配置资源的主力是银行,是银行判断该给谁融资不给谁融资。如果直接融资的话,那是社会公众来配置资源,有看跌,有看涨,你看张三好,我看李四好,很多机构就有发展机会。直接融资对于市场发展有好处。
 
  如果存款利率有上限,而这个上限保了正利率的话,对于不满足于银行现有利率的人,可以到资本市场上去融资。我们可以创造出更多的比银行的存款利率高的一些金融产品,通过这些产品来保值增值。这样的话,就可以有利于直接金融的发展。“但我也知道现在直接金融发展方面还存在很多的问题,特别是包括理财市场上高回报的产品,实际上是隐含着银行担保。”
 
  吴晓灵认为,以银行的信誉做隐含的担保,所以它才敢承诺这么高的回报,老百姓也才敢去买它的。“如果真正这些理财产品都是投资者自担风险,按照市场纪律来做的话,我估计不会有那么高的。”
吴晓灵最后表示,要发展直接融资,而直接融资的健康发展是有赖于各种金融产品的法律关系的清晰和风险承担的清晰。“这也是我为什么离开央行行长位置,到了人大以后,第一步下了五年的功夫推证券投资基金法的修法,就是要给理财市场,给财富管理市场立一个规则。”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