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搜索

李鬼萝卜章事件频现 监管要求银行加强经营场所管理

2018-02-06
    21世纪经济报道
    坐在对面的“行长”从抽屉中拿出公章,盖在担保协议上。而美的集团工作人员并未意识到,公章是假的,“行长”更是冒充的。
  2016年3月,这出“狸猫换太子”的骗局在某大行成都武侯支行的副行长办公室内上演。两个月后,在例行风险核查工作中,美的集团发现其中的公章和担保程序有瑕疵,骗局暴露,相关人员被移送司法机关。2月2日,四川银监局连发三张罚单,追究银行方面及相关负责人在其中的责任。
  处罚信息显示,该支行被罚款100万元,原因是存在未按要求落实监管部门及内部相关规定,对办公营业场所安全管理不到位,对高管人员及工作人员的管理不到位,安全保卫意识淡漠等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的行为。同时,该支行原副行长路某对成都武侯支行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的相关行为负有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被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终身。该支行原行长黄某对该支行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的行为负有直接领导责任,被处以警告,罚款6万元。
  2017年6月29日,美的集团官方微信发布声明,称集团下属合肥美的冰箱公司于2016年3月购买了理财信托产品,规模10亿元,期限为2年。公司在2016年5月内控日常核查时发现,该委托理财事项存在诈骗风险,第一时间报案,主要涉案人员正在或已抓捕归案,公司已收回部分委托理财资金,冻结和查扣了大部分涉案资金或资产,预计整体损失可控。
  一些集团公司常有将闲置资金用于购买理财以保值增值的做法。美的集团2017年半年报显示,集团于金融机构购买的理财产品高达305.14亿元。作为前银行从业人士,了解到这一情况的张某、李某便与小贷公司人员田某勾结,“设局”美的集团。
  三人联系有资金需求的三家企业,通过一家资产投资管理公司将项目包装成信托产品,通过某省外信托公司对产品进行发售,并称该产品有某大行成都武侯支行为其提供担保,动员美的集团购买。
  田某父母与该支行副行长路某有一定交情,利用这一关系张某伪造了某大行成都武侯支行的公章,并准备了相关的担保协议。在签订担保协议时,由田某支开路某,然后张某带领美的公司人员到行长办公室,与坐在行长位置上冒充该支行行长的李某签订了担保协议。
  有报道指出,合肥美的在《民事诉状》中陈述,指一位自称为该支行客户经理的人士带领美的方面人士从支行一层营业厅进入,坐上电梯进入办公区。全程并无任何人要求登记或出示证件,亦无人询问或阻拦。
  在购买信托产品的7亿元资金到账后,资金被信托公司分别转入上述三家企业,而张某获得高达1.05亿元的手续费提成,其他成员也有不同金额的提成。
  近年来,理财“飞单”、“萝卜章”事件偶有发生,不仅个人投资者,金融同业也有中招。以银监会近期通报的大案要案为例,广发银行“侨兴案”系列违规担保案和邮储武威文昌路支行违规票据案都指出,案发机构印章、合同、营业场所等管理混乱,并且事涉内外勾结,为不法分子从事违法犯罪活动提供了可乘之机。此前,亦有个别飞单事件,第三方机构在银行营业场所内开展营销活动,甚至一些非银行代销的购买活动也发生在银行营业场所内,这些都暴露出涉事银行内控缺位、工作人员风险意识不强的问题。
  有东部地区检察院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在一些互联网金融刑事案件中也发现,部分正规金融机构个人参与飞单或非法集资。为了取得投资者信任,在银行办公场所签署相关协议更让投资者有信任感。往常当事金融机构承担的责任较小,而近来更倾向于认定机构人士形成“表见代理”,这些机构被要求承担更主要的责任,因为其内控、合规机制不够充分有效。
  根据监管部门要求,银行业机构办公场所要实行严格的出入登记和身份确认管理,管理人员在上班时间需要离开办公室时,要做到人离门锁,避免办公室被他人利用。银行营业场所的监控要不留死角,做到全覆盖。银行的安全保卫部门要定期或不定期调阅监控,了解掌握办公和营业场所的有关情况,并定期通报。
  四川银监局方面也曾提醒机构,要密切关注在职员工与调离、辞退、辞职人员之间的往来关系,以及已辞退、辞职人员和身着与银行工作服类似的社会人员在银行营业场所活动的情况。
  银监会在《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中指出,2018年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工作要点中提及,违规让他人随意进出和使用营业场所或办公场所;违规让他人在营业场所或办公场所开展非法金融业务;违反规定或管理不善造成关键印章失窃、遗失或被盗用;违反规定刻制印章、私自携带印章外出或未经审批在办公场所外使用印章等将是内控管理中的重要工作部分。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